第745章 敷衍(1/2)

推荐阅读:重生后成了皇叔的掌心宠全能甜妻,超有钱!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人生得意须纵欢大清隐龙赘婿当道神级强者在都市王爷,王妃又去打劫啦

    容王世子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激动过,容王府被团团包围,就如同一团阴霾笼罩着他,可这一刻,什么阴霾都烟消云散了,只剩下高兴。

    护卫知道这是件值得高兴的事,镇南王世子妃若是云曦郡主的外孙女,那就是皇上的外孙女儿了,就算她不算是北越人,身体里也流着北越的血。

    容王世子挟持明妧来北越就变的“名正言顺”了,因为她不信自己是北越皇上的外孙女,容王世子说服她不动,不得已带她回北越,一来救容王尽孝心,更重要的还是全北越皇上的一番思念之情。

    北越皇上有多宠爱安南郡主,大家有目共睹,那可是个假冒的,镇南王世子妃才是如假包换,何况她还救治容王世子有功,帮皇上治过病。

    护卫想的很多,但容王世子和护卫想的压根就不是一回事。

    虽然明妧被关在刑部大牢,容王世子被禁足,想救她都救不了,但明妧的医术摆在那儿,容王还要倚仗她相救,皇上中毒,太医束手无策,明妧是唯一的希望。

    北越皇后可能会不顾北越皇上的死活,一心想捧儿子上位,可百官不敢不顾,最后十有八九还要明妧帮皇上解毒,何况北越和东陵尚未完全结盟,不过都是口头约定,北越和大景朝开战没有必胜的把握。

    万一东陵存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心,那北越危矣。

    如果明妧不会医术,容王世子可能会怕她被毒死在狱中,但给明妧下毒,那是班门弄斧,不自量力。

    再加上明妧身边有卫明城,她的亲哥哥,在卫明城的保护下,刺杀明妧那也是难比登天。

    容王世子没那么担心明妧的安危,他想的是既然明妧镇南王世子妃的身份捅破了,以后很难再见到她了,等她回了大景朝,这辈子估计都没有再见的希望了。

    现在峰回路转,明妧摇身一变成了他表妹……

    他们身体里流着一样的血,这是他们斩不断的联系。

    容王世子在屋子里来回的走,让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护卫也高兴,“世子爷不但多了表妹,还多了个表哥呢。”

    半盆冷水浇下来,容王世子眉头拢成一团,差点忘了卫明城是明妧嫡亲的兄长,明妧是他的表妹,卫明城自然就是表哥了,虽然卫明城比他大不了多少,但大一天也是大。

    容王世子挟持明妧来北越,楚墨尘对他有多厌恶,卫明城比楚墨尘只多不少,每回看到他,容王世子都知道他在极力的压制对他的怒气,只是卫明城从小在沈家长大,学的是经商之道,和气生财。

    眼下还不是和他交恶的时候,忍一时也是为了两国不再交战,而非既往不咎了。

    护卫高兴是觉得卫明城才智过人,容王世子多这么个表哥真心助他,必能如虎添翼。

    容王世子脸上笑容湮灭,脚步变缓,最后抬脚往容王府大门走。

    半道上,容王妃走过来,看到容王世子,那脸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她没想到容王世子去大景朝做人质,非但没吃苦受累,居然还把镇南王世子妃带北越来了。

    镇南王世子和定北侯世子打着送他回来的幌子,来了就不走了!

    他们暗中帮他,说他没有和大景朝勾结,俯首称臣,谁会信?

    容王妃都不敢和容王世子争储君之位了,能不被他牵连活着就是万幸了,哪还敢奢望那么多。

    见容王世子脚步急切,容王妃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些天,她要见容王世子,容王世子知道她找他何事,称病不见。

    容王妃有气都没地儿撒,总不能硬闯进去吧。

    在走的这么快,哪像是有病的样子?!

    存心躲着她呢,躲的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

    容王妃走过去把容王世子的去路挡了道,“世子是要出府?”

    容王世子给容王妃见礼,虽然没真心把容王妃当过母亲,但该有的礼节,容王世子还是有的。

    哪怕捅破天了,那也是他的孝顺儿子。

    可他想走,容王妃拦着不让,“捅出这么大的篓子,世子一句解释都没有吗?!”

    容王世子没回话,容王妃咬牙道,“大门口被围堵的水泄不通,连只鸟的飞不出去,世子病了,没法见我,给你宣太医也没人理会,但见世子的气色,倒是病愈了。”

    她火急火燎,可容王世子不解释,容王也不急,听之任之。

    容王世子笑了一声,“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皇后和梁

    一句话,把容王妃噎的不轻。

    他既然把容王府全权交给他了,干脆就交到底,权当落个清闲。

    容王世子不知道怎么和容王妃解释,他道,“母亲觉得父王若是病逝了,容王府的处境会比现在好多少?”

    何况能在大景朝的地盘上,把手握重兵的镇南王府世子妃带回来,容王相信眼下的困局难不住他儿子。

    不管容王世子做错了什么,他这个儿子都够孝顺,为了给他这个父王治病,不惜千里把大景朝镇南王世子妃带回来给他治病。

    她恼道,“那也比现在好!”

    容王世子根本不屑解释,不想见就是不想见,找个理由也是为了全他们的面子,仅此而已。

    病愈两个字几乎是从她牙缝中挤出来的,她当场戳破,倒要看看容王世子如何解释!

    “我有急事出府,有事等我回府再说不迟,”容王世子敷衍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